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且惜,且铭 

且惜,且铭

文/Calm 2015年02月10日 01:12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喜好在阳光满溢的煦热里,静置。 瞧尘风的足步,听工夫的声响。 三月,清透如水。 眉睫间,有晓映的光晕,夺目,遥远。 明丽,是枝头娇俏的嫩芽,楚楚然。 有风扬起长发,心底,漫过柔

喜好在阳光满溢的煦热里,静置。
瞧尘风的足步,听工夫的声响。

三月,清透如水。
眉睫间,有晓映的光晕,夺目,遥远。
明丽,是枝头娇俏的嫩芽,楚楚然。
有风扬起长发,心底,漫过柔嫩。像渐次怒放的云朵。浓了,又淡。清了,又绵。
草木褪往旧色,洋溢着苏醒的滋味。不经意间,季节,已盎然。

我瞥见,那扇尘封的门,深埋心底,于锦色里,悄悄开启……

所有的初心,造诣了执念。
往复,在一座城池与一界红尘之间。
一袭墨,一卷帛,一阑风月,一川蹉跎……
那些路子的隐喻,于心,根植。
今后,素年,清癯了。影象,走掉了。

迢渺疏辰,青砚水湄。有欢乐,亦有阴森。
毕竟不克不及养精蓄锐的漠然,关于你的桥段。
深意的对白,藏匿在悱恻里,以波折的姿态,刺出泪痕,是罂粟的色彩。

一些执意,亦可转念,在至信殆尽的霎时。
你,不会大白。

光阴浅淡了许久。携风而来的,是你的声响,很旷远。
那些一朵一朵锦簇的花,是写在墨迹里的爱恋,开成心疼的样子。湿了江南雨,醉了玄窗月。
晨起,烟雨重。
暮落,微风轻。
朝朝暮暮里,缀满牵念的藤蔓,痴痴缠缠。

一捧安热,溢盈在心。
在海角的边沿,清远,被富贵染尽,浓郁如锦。
左手,右手。相握的笃定,是镂刻在掌纹上的左券。

假使,把光阴切割为泥土。
那么,影象可否健壮?

当一场赠与,冷艳了性命的委婉悠久。
这一程,山川挚宽。
且行,且惜,且铭……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