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一抹晚春光,半阙薄凉忆╱◥◣★⌒ 

╱◥◣★⌒一抹晚春光,半阙薄凉忆╱◥◣★⌒

文/晴曦 2015年02月10日 00:25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一径花喷鼻,墨成殇。一行心雨,泪发烫。冬往春来,恍若梦,人间几次巧重逢。魂牵梦萦,百转千回,明知相思无法转头,幽夜,情难枕。心头雨淋淋,谁怜痴心人,谁惜一往情深。长夜幽

一径花喷鼻,墨成殇。一行心雨,泪发烫。冬往春来,恍若梦,人间几次巧重逢。魂牵梦萦,百转千回,明知相思无法转头,幽夜,情难枕。心头雨淋淋,谁怜痴心人,谁惜一往情深。长夜幽幽情难枕,月色如殇不回人。花自漂荡心雨深,富贵闭幕泪涔涔。

莫道尘凡无有痴恋人,只因云深朱颜隐。莫道浮生能有多少春,心雨飘落凤凰吟。莫道孟婆汤碗尽情毒,今生以赋相思引。莫道此岸断肠血化魂,菩提树下以葬心。

——题记

春色是眼眸里一丝热,一处柳烟,写在素笺上,淡墨盘点,不媚不艳。不论燕子返来几只,不瞧终究花开几朵,仍是四月能否会飞雪倒春冷。都把细细碎碎的念想,雕刻在心底,摹仿成一阕清词,渐渐回想!假使哪一日点头低眉,盈盈含笑,即是思路飘向了远方的你。

留下一池荡漾,在心湖悄悄泛动、浅浅回想,也是一种完美,投合着那轻柔的春景扑捉一点灵动的气味。于是翻开良久不敢瞧的那些关于你的笔墨,细细回想,已经热热的相依。两两相看,却隔在烟水依依的尘凡两岸,于是,悲喜交集,霎时澎湃如潮汐,眼酸酸的,泪曾经决堤。我无法操控心湖的风风雨雨,

只能由它风波迭起,澎湃枷锁。才大白,我只是把那段豪情加了封印,基本无法遗忘。然后,我再不敢轻启,我把思路转移,悄悄地瞧着窗前的那串风铃,悠悠的摇晃,收回叮当的声响。我便枕着热热的三寸日光,任光阴流淌。醒着或是眠往,都是东风轻拂素颜,浅喷鼻溢。一抹晚春光,半阙薄凉忆。彻夜,我站在窗前凝睇远处的灯火。由于下过雨,所有都很沉寂,灯火衰退处隐往了喧哗,喧闹,寂静迷醉的黑夜。

平地流水收敛了光彩,玉轮也没了踪迹,作壁上观这寥寂无声。花和树都疲倦了呼吸,沉沉的眠往。如许的尘凡,是不是比嫦娥独守的广冷宫还要冰凉?你,一团体分开这么久,安逸奔走,流离失所,累了,可有人问起?返来,可有人在等你?痛了,可有人会疼惜?在忽暗忽明的夜幕里,你一团体孤独的影子,会显现在我眼里,只一瞬,便恍惚了视野。在这哀伤的春色里,你可在空闲的光阴里想起我的容貌?我是雨雾缭绕的呼吸,等你接近,赠你春色迷离。

盈盈的初夏,你可曾在百花斗丽的芳香中瞧到过我。我是花蕊里流淌的泪滴,等你接近,赠你一季相思雨。瑟瑟的金风抽丰里,你可在那漫天飘动的落叶中瞧到过我?是一片无依的叶子,孤单的漂荡。等你接近,将我捡起。

年夜雪狂舞的夏季,我是一棵孤独的树,没了美丽的外套,你途经还会不会把我记起?等你接近,我便不断停在你专一的眼眸里。我把本人埋没在时节的富贵里,静守着你给我的回想,用衰弱的指尖敲击着曾有的点点滴滴。无言瞧你浅笑回眸,冷静拜别。若你曾经云淡风轻,为何不拂衣而往?

若你曾经为别人出生入死,为何又冷静守着我的孤寂?若你清凉的体态,埋没了太多无法的心情,是不是你也如我,是一团体的缠绵花开,一团体的江山永寂?若你是高兴的,我便恬静恬然匿了声迹,好像薄雾隐青山,消逝的大名鼎鼎。

寥寂也会着花,孤单也会长年夜。一棵孤单的树,开了寥寂的花。淡淡的滋味,是清爽的茶。情在笔墨里归纳,泪在心头下着淅沥沥的雨。红袖添喷鼻曾经终局,情深意长曾经随风而往。在这不紧不慢的光阴里行走,未曾捉住什么在掌内心,却迷掉了本人。不知为何仍是瞧不透,哪有不散的宴席,那朵给冰雪冷透的梅花,也在垂泪,

冷静抽泣。一场场相遇,让人冷艳,惊喜。一次次突如齐来的分别,我老是措手不及。由于我把心放在你那边,早就卸下了闪躲的防范,我未曾想过会有忽然打击。兴许是得到的太多了,有一点麻痹了。就很恬静的不言不语,来的,不喜。往的,不悲。由于那都是我不克不及摆布的,既然无缘,何必誓词。你说会陪我好久,好久,我最终晓得了好久是多久,就是我们了解到分隔的每一分每一秒。寥寂在疯长,在这个有些孤独的春色里,悄然开了花,一朵哀伤的花。

人生本就恨迟,哪有不早不晚。如果真的相爱,所有都不是担负。若不是那就当尘凡的一场历练。能够把秋水忘穿,能够把尘凡走遍,能够再回顾,瞧一眼畴前,只不外再不是昔时。半空浅夏风骚转,忆夕离罪夜听禅。梦里飞花千百度,只是事先已怅惘。当晨光的一缕柔光,变幻出七彩的色彩,我想把影象躲藏。当旭日的余晖镀上秋冷,斑驳着点点韵凉,我想把哀伤凝霜。光阴就如许悄然的从指尖滑落,逝水无痕,滴墨成伤。(漫笔学网 www.wzbl.net)

那心头的一丝热,能否地久天长?聚一缕白月光,夜里将它燃放,如许就不怕寥寂,不怕影子拉的太长!夜晚喜好悄悄的冥想,就傻傻的瞧着窗外的玉轮。心是空的,手是凉的。浮生若梦,不晓得另有多远,还要往面临几多未知的崎岖。兴许尘凡本就苍凉,我却总想把春天珍藏,还没伸脱手指,曾经被风吹破了梦想,只要影象不冷不热,化作淡淡一缕喷鼻,悠悠的飘零……

QQ:2284736711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