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同桌的你 

同桌的你

文/阡陌 2015年02月09日 22:12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同桌的你,我们曾只是偶然交集。 在这里相遇,惊喜了我一切觉得,所有都来得出乎意料。 惋惜对不起,影象不乖,我竟忘却了你的容颜,就让它真的成为过来。 我不断没有勇气,说出那句

同桌的你,我们曾只是偶然交集。

在这里相遇,惊喜了我一切觉得,所有都来得出乎意料。

惋惜对不起,影象不乖,我竟忘却了你的容颜,就让它真的成为过来。

我不断没有勇气,说出那句“我想你”。我想你,坐在我右边的地位,偶然戳戳我的手臂,经常说着小机密;我想你,在我羞赧之时喊同桌的你

同桌的你,我们曾只是偶然交集。

在这里相遇,惊喜了我一切觉得,所有都来得出乎意料。

惋惜对不起,影象不乖,我竟忘却了你的容颜,就让它真的成为过来。

我不断没有勇气,说出那句“我想你”。我想你,坐在我右边的地位,偶然戳戳我的手臂,经常说着小机密;我想你,在我羞赧之时喊我一声好女人而又自告奋勇做我的护花使者;我想你,唤醒课上昏眠的我,和我一同嘻嘻嘻哈哈地站在风里。

我驰念我坐在你左边的日子,偶然画着“三八线”,然后各自默守国土。我驰念那从你口中喊出的“好女人”的声响,惋惜耳再不听闻那熟习的你的声响。我驰念我们站在风里,你牢牢拥抱我的姿势,那样美妙,却不克不及从头呈现在我的性命里。

同桌的你,非常调皮,能带给我一切惊喜。

同桌的我,非常沉寂,只是能够给你忧伤时我一切暖和话语

同桌的你,来自火星,偶尔来临到我狭窄天下。

同桌的我,来自水星,只是偶尔地遇见了你。

惋惜对不起,光阴荏苒之后,我记不清飞鸟停止在了哪棵树,流云飘过了几米天空。我记不清地球究竟转了几圈,一池莲花谢了几遭。

只是,我还仍然在思念着你坐在我右边的那些日子。

同桌的你,我们再没有交集。

在这里相遇,不知我能否曾暖和你一花季?

惋惜对不起,我再也不克不及坐在你的左边,听你说那些小机密。

惋惜对不起,我未能留下我的脚印通知你,我曾来过这里,颠末那边。

同桌的我,非常沉寂,不曾制作你给我的那些惊喜,不曾陪你站在风里,喊你一声“好女人”。

同桌的你,在左。我在右。

同桌的你,白羊首。我双鱼末。

寥寂双鱼生,梦境温顺池。

比目空成迷,胭脂流光忆。

嗨,白羊,我双鱼,要超过工夫的界线往寻你,成为金牛之宫。仍然你在左我在右,仍然你是正面我是反面。

嗨,同桌的你,同桌的我有些小哀伤,为什么你不再呈现,再次惊醒我一切觉得?

只是很思念,我们在一同的那些日子。

舍不得让它们沉淀,我们都成为旧颜。

我一声好女人而又自告奋勇做我的护花使者;我想你,唤醒课上昏眠的我,和我一同嘻嘻嘻哈哈地站在风里。

我驰念我坐在你左边的日子,偶然画着“三八线”,然后各自默守国土。我驰念那从你口中喊出的“好女人”的声响,惋惜耳再不听闻那熟习的你的声响。我驰念我们站在风里,你牢牢拥抱我的姿势,那样美妙,却不克不及从头呈现在我的性命里。

同桌的你,非常调皮,能带给我一切惊喜。

同桌的我,非常沉寂,只是能够给你忧伤时我一切暖和话语。

同桌的你,来自火星,偶尔来临到我狭窄天下。

同桌的我,来自水星,只是偶尔地遇见了你。

惋惜对不起,光阴荏苒之后,我记不清飞鸟停止在了哪棵树,流云飘过了几米天空。我记不清地球究竟转了几圈,一池莲花谢了几遭。

只是,我还仍然在思念着你坐在我右边的那些日子。

同桌的你,我们再没有交集。

在这里相遇,不知我能否曾暖和你一花季?

惋惜对不起,我再也不克不及坐在你的左边,听你说那些小机密。

惋惜对不起,我未能留下我的脚印通知你,我曾来过这里,颠末那边。

同桌的我,非常沉寂,不曾制作你给我的那些惊喜,不曾陪你站在风里,喊你一声“好女人”。

同桌的你,在左。我在右。

同桌的你,白羊首。我双鱼末。

寥寂双鱼生,梦境温顺池。

比目空成迷,胭脂流光忆。

嗨,白羊,我双鱼,要超过工夫的界线往寻你,成为金牛之宫。仍然你在左我在右,仍然你是正面我是反面。

嗨,同桌的你,同桌的我有些小哀伤,为什么你不再呈现,再次惊醒我一切觉得?

只是很思念,我们在一同的那些日子。

舍不得让它们沉淀,我们都成为旧颜。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