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散喷鼻的瓶子翻开了,我被毒得苏醒 

散喷鼻的瓶子翻开了,我被毒得苏醒

文/晴曦 2015年02月09日 21:23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墨色留下一帧喷鼻,那个月下缠绵躲? 题记 秋夜一痕凉,暮色几缕殇。不想苍茫,却心字发烫。庭前的木篱笆,河岸枯黄的蒹葭,都是素色,就像哀伤开出寥寂的花朵,老是有些忧伤。金风抽

墨色留下一帧喷鼻,那个月下缠绵躲?

——题记

秋夜一痕凉,暮色几缕殇。不想苍茫,却心字发烫。庭前的木篱笆,河岸枯黄的蒹葭,都是素色,就像哀伤开出寥寂的花朵,老是有些忧伤。金风抽丰溅起内心的凉意,一幕一幕的回想,落在掌内心,没有了惊喜,刺痛却明晰成纹理。当戏台上的锣声敲起,我舞动水袖,你在那里寻寻青衣?笛声照旧,魂回何期?你为谁诉说喷鼻薰软语,我这愁锁眉弯却因你迷离。

由于奢看太多,才信了许诺。跋涉了千山万水,光阴就在足下蹉跎。爱不爱我,你故作冷酷,绵亘的相思要如何解锁?一颗心就如许流浪,你却在尘凡中闪躲,泪大名鼎鼎滑落。雨下的仔细了,梦碎成了一滴残魄。究竟爱没爱过,能否曾经不记得!失路的羔羊手足无措,用什么才能够扑灭爱河里那团火?

假如相遇是错,为何老天让你碰见了我?光阴如梭,就在一个梦里哭到明澈,把流年的波动唱成不败的一首歌。魔说你若安好,那还了得!情字若能勘破,我是不是也就成了佛!

我把怀念的种在眉湾,却被金风抽丰的眼泪冲散。半痕素墨,把鬓发染白,却割舍不下情字花开。若泪是爱的表达,那蹉跎的光阴如何才干赎回天籁?浓淡两适宜,尺那里能够买?

假如云也踉跄,雨也痴缠,就让我磅礴的留恋,奔赴你爱的港湾。隔了万水千山,却隔不开这锥心的念。即使陌上冷烟,仍然不舍指尖发烫的素色清欢。情比金坚,莫言团圆。依屏相看万语千言,都落在心底变幻白云苍狗,无须弹拨,你就是梦里独一的情弦。朝与暮,日和月,老是跟尾的没有断点。既然此生不克不及美满,就让现在无憾。终局无须琢磨,本人能够预感。红豆只为你相思,墨色只为你委婉。海角忘断,甘愿宁愿情海陷落。

由于爱的太深了,以是不敢靠的太近。就连说每一个字,都在推敲,怕不警惕会碎了一地。就如许看着,像两个玻璃缸里的鱼,疼着,念着,却隔着无法跨越的通明的间隔。假如我有在你梦里,就不要让我无依,赐与你的宠溺,让泪水幸福的决堤……

漂荡的缄默,就像一枚不敢落地的词,呜咽着在风中颤栗。大概风永久不会懂,那是如何的一种纠结在澎湃,就如潮流普通众多。用尽尽力封印,不许可它浮出。那要暴乱的思路,就像行将到来的拂晓,听着钟摆嘀嗒的声响每一下都让心很疼。眼睛很累,不想展开,天仍是亮了,冷冷的。喧哗里的恬静,散喷鼻的瓶子翻开了,嗅着,我被毒得苏醒……

光阴留白,几多影象在尘凡里辗转,波动,然后无迹。能记得的真的不多,就好像蜻蜓点水的过场,倾慕无几。说着且行且惜,做着一起遗忘,舍弃。就像一封情书,写的专心和着泪,当你送达的时分城市严重不寒而栗,恐怕碰疼了那印戳。读的人事先打动的声泪俱下,但是经年之后,曾经早就不记得你写过什么给他。

喜好烟花的霎时猝然,就像唯美老是很长久。恐惧一世情长,太累。但是心不由己,就是放不下。一句话能够为之落泪,只是有关痛痒的一句话亦会如斯,心无法自控。碎碎的念,蓦地显现,似乎所有就在昨天,又恍然隔世。近了就在唇畔,远了就是海角。一字一句的推敲,怕吵醒了幻觉。这也是千钟醉,无药可解。

那情书啊,早就残缺,我也不记得写过什么了。风无意破解,云又何须唤雨来翻阅。过来的毕竟寂静,以一类别扭的姿势存在着。间隔是把刀,残暴的了断了一切。你说专心爱护保重躲着我,而我读到的是一痕无色的墨。写不出唯美,只能描出无言的段落。大概爱你是错的,可却无法禁止眼中无法割舍的固执……

问夕阳,能否停驻痴情狂?玉瓶喷鼻,一簇眉弯巧发烫。指拈花,仓促漂泊在何方!夜未央,醉了寥寂空怀想。秋冷凉,动情的风自弹唱。唇发窘,吻落在谁心上烫?茶无味,渺渺青烟雾里飞。爱着谁,辗转无眠月无辉。雨丝垂,忆夕拭泪煮酒颓。风漫追,萧萧瑟瑟雁南飞。

笔墨:晴曦

QQ:2284736711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