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一起秋歌,一次与秋与情面的相顾【三】 

一起秋歌,一次与秋与情面的相顾【三】

文/子风 2015年02月09日 21:06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净土之上,爱与山川六合共存 高耸雄山,旧道马场,溪流山涧,鹤食翔海,纳西的雪域平易近族情怀悠悠泛动山涧水面,陈旧的平易近族世袭着的这片净土怎能容我随便踏践。骑下马,我们穿

净土之上,爱与山川六合共存

高耸雄山,旧道马场,溪流山涧,鹤食翔海,纳西的雪域平易近族情怀悠悠泛动山涧水面,陈旧的平易近族世袭着的这片净土怎能容我随便踏践。骑下马,我们穿越在古林山川间,马铃声与早晨的阳光一道通报着陈旧平易近族的期盼。

斑蓝的天,稀少的云,平均的,明晰的的,早晨的第一缕阳光从云缝中,走到山顶上,离开我们的脸上,我们与溪水作伴,与阳光竞走,相遇在松林里。满山的树,满山的光,满山的暖和,满山的性命,满山的陈旧传奇,我和她,我的爱人相视在晨曦里,我们将长持久久地享用这份暖和和美妙。

接着,我们离开拉市海,我不知是海仍是湖,在它的岸边,我就喊海边。海边上的花,为什么开得那么艳,还要连成一片,偏偏长在海岸,还反照在水间。这使我泪如泉涌,我好等待好等待的格桑花就在我面前,感激有你,相伴来此。

纳西的天空下,只剩江山水了,踏上木船,船在水中游,人在画中游。木船划过水草,柳条、破屋倒影水中,纳西女子的一撑杆,木船持续行进着。鱼躲在船底,鹤正在候着,一声惊叫,一次存亡循环完成。

风铃响起,回看,相视在梦里

带着对年夜山的不舍,对阳光的不舍,对蓝天的不舍,对山花的不舍,对纳西的不舍,我们分开了拉市海,回到了丽江古城,一起上我们见到了浩繁对纳西净土神驰的旅客,远远瞥见了奥秘的玉龙雪山。留在心间的那份既无既定又无润色的美妙就此开端回旋在影象里,有爱的日子就有这份恬静的影象。

离开丽江古城,我们驻进了古喷鼻古色,极具纳西风味的堆栈。四合院的格式,高低两层,庭院里种着正在发绿的动物,天然而然的水池里,几尾鱼儿摆动着尾巴,雕琢精密的窗花,江南园林式的门楼,门前小溪畅流,纯青石板的途径,寻觅欢喜的游人,促足间,定格在相机里。

在购置的舆图简介上瞧到,丽江被称做“西部江南”。“江南好,景色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白居易的这番赞誉,使江南无不知不觉无人不晓,大概是因事先交通方便,西部江南没能留下文豪翰墨,然春早已过来,但我能够设想丽江的春,定是澹澹流水,花喷鼻鸟语,晴空万里,雪与春相融,云与山相顾。

歇息半晌,我们走出堆栈,沿着古城冷巷,寻觅溪流逆流而上。穿越时空,我们逗留在小桥流水人家,读懂了安逸抓紧;跨域地界,我们离开了水车柳絮花园,瞧到了故乡山国。织一世执手白头爱,写一段天长地久情,登上山顶,仍凭塞上的风吹。风,吹动了发丝,吹动了铃铛,淡淡的光阴,长长的路途,唯有风是自在的,敌对的。铃声响起,回看,相视在梦里;铃声响起,深思,泪在眼里。风铃挂在树枝中,年夜山深处的丽江,铃声响起,风来了,心中的云散了。

(待续……)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