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竹影婆娑清闲行 

竹影婆娑清闲行

文/紫藤花里的诺言 2015年02月09日 21:04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明天歇息,到我的竹坞往,听花开之声,鸟之幽叫,水之流唱,风之低吟,品茶之清怡。 乘一叶轻船,沿长天秋水,踩着熹踩微的旭光和晨雾,刚一踏上竹坞,透心洗目标的清雅和葱茏霎时劈

明天歇息,到我的竹坞往,听花开之声,鸟之幽叫,水之流唱,风之低吟,品茶之清怡。

乘一叶轻船,沿长天秋水,踩着熹踩微的旭光和晨雾,刚一踏上竹坞,透心洗目标的清雅和葱茏霎时劈面而来。看看鸟叫,伴着微润幽篁的气味,瞬间便将人拥个满怀。一溪山风悠但是至,拂过竹林和沁喷鼻的农院,澹淡的竹影接天摇曳,纤细颀长着婆娑起来。风动翡绿时,募然觉出满心满眼的薄凉和清寂。

仰头,惊那一帘琼枝琉璃的超脱和灵秀,就如许淡成冰清玉洁的天空。横疏的枝叶层层叠叠逶迤开来,云水飘摇,清风明月。我循着幽静曲径,穿越那一弦飞泉溅玉的绿野仙踪,走进竹海深处,只见那一脉相承的通透和峻拔,铮然的风骨,那临世自力的淡泊和清润与天相接,与地相远,又与树绝对。那纤细婆娑的丰姿,一根根,一丛丛,一山一岭都度量灵秀和悠然,却又疏影清浅,妙趣横生。

那是如何的素净清心呵!那些空蒙的幽翠,如一潭碧水,在洗绿的竹节里缭绕,逸动的水声,漾起层层荡漾和绿云。在烟霞氤氲的竹喷鼻深处,凝思静听细碎的风,挑逗竹叶委婉的低叫和鹅黄的嫩笋拔节的洪亮,恍似那一阙阙竹词清韵,超出唐宋韶华,把一缕墨喷鼻素描在茵茵的竹林里,流转幽香。

在这喧嚣幽凉的竹林彷徨流连,悄悄走过这风动婆娑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片竹叶心语和每一滴竹梢露垂,都写满这个时节的虚谷竹影。透洗思路,呼吸暗溢的清芬,握一指沉着和悠适,打捞光阴的洁白。

置身绿涧竹海,呼吸着清爽怡然的氛围,品着这一份透碧舒爽的喧嚣,一份悠然闲适的舒服在心头充盈、满溢。那份澹淡的凝定和清闲似一叶轻船,荡开一切的漠漠和喧哗,拂落一切的纷杂和烦忧。而澄明如镜的奔放与宁静,穿越时空和理想的拘束,剥落小城的烟青和水润,濯洗感情的虚无和虚迷,沉淀光阴的古雅与韵远,以暖和和睿智的幽清,拈指间飞文,摆渡尘凡。

竹林深处小茶室,古色古喷鼻,清爽俗气。一把光鉴光滑沉淀山川和光阴的紫砂,一杯淡淡清香翡绿琉璃的六堡春。莹润浅碧的绿,在素色的琉璃盏中氤氲出袅袅的幽香。纤细的叶脉垂垂丰满伸展开来,仿佛一支支小巧翡绿的碧玉,绾泛潮的思路,盈盈于水湄。然后以一泓绿影轻巧,在唇齿边委婉流连,余喷鼻沁沁。

倚着雕花的窗棂,捧着一只瘦瘦的杯儿,遐想着千里之外的海角,怀念如秋水般悠久。

轻轻地侧了头,浅笑地看着一旁的幼童,幼童聚精会神,对着棋盘沉思的样子,让我不由莞尔,在他劈面坐下,一颗小小的棋子在我们手里来往返回,几个回合上去,想不到我这个还算妙手的,也几乎大北而回。禁不住叹,妙手在官方,小君子儿不成藐视也。

人生如棋。然俯瞰棋盘,经经纬纬,纵横捭阖,车来马往,领先有出生之大概,又有出世之细谋。当赢。如轻易于一步一地之得掉而懵懂于全局,当败。

人生如棋。如棋则可经常复盘。复盘再搏,理应赢多输少。

暮色渐浓,水面已呈暗玄色。当风从天涯涌来,江面烟波浩渺,偶然一两声船笛明晰地响起。当我在这森黑的暮色里,远对着天涯熹微的星光,侧身桥头,任晚风挑逗轻舞飞扬的黑发和思路时,我瞥见半空那一弦净月,已显露半点秀影,将薄凉薄弱的光彩,一点点沁染,一丝丝送达,彼时,夜色洋溢如水。

透过竹影,远处,万家灯火和路灯交相辉映着,闪灼着,像天上的市井,一派调和,祥宁。

原创作者:来自收集)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