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天孙回不回 

天孙回不回

文/紧握中的错过 2015年03月03日 12:26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昨夜的一场雨,打湿了雕鞍,弄皱了杏帘,也惊扰了你深邃深挚的倦梦。 如今推窗看往,日映粉墙,客舍如洗。昔年的柳杨,垂丝袅袅,漂泊在一片北里瓦肆间,绿得眼疼。 那曾是你的买醉处

昨夜的一场雨,打湿了雕鞍,弄皱了杏帘,也惊扰了你深邃深挚的倦梦。

如今推窗看往,日映粉墙,客舍如洗。昔年的柳杨,垂丝袅袅,漂泊在一片北里瓦肆间,绿得眼疼。

那曾是你的买醉处,呼朋引伴,夜夜弦歌,何故数年后,楼阑仍旧,笙箫悄默。

那也是你的忘情地,美目盼兮,掩袖涕兮,现在人事一别,只剩下蛛丝画梁,莓苔诗壁。

你不克不及诠释它们,它们也不克不及诠释你。这么多年,你总把这般拜别,误作你的抛往。

只是有些事,终要了断,有些人,终要远离。你始信那一句缘起即缘灭,见色如见空。

这所有,就是你眷恋过,却又逃不开的一场变数。

昔日锦衣犹披,佩剑尚握,你从头解开系了有数次的缰辔,又一次引蹬下马,催鞭而往。

你晓得,这里将是最初途经的繁城,也是他年心上的空城。

你走了,死后剩一片梨花带雨,风中摇雪。

就如许,头也不回。

晴日当空,林荫参差,面前的这条来路,曾于何时,恰是你扶醉晚照的回路。

涧叫空谷,鸟飞幽篁,这一座蹄声升降的石桥,曾是你藜杖草鞋,佯装半僧的路过。

你听着桥下嘹亮的水声,能否还记得这里的小山明月,衣染酒喷鼻。

当时的一句今时往时,来者往者,能否想过也会口出似铁,一语成谶。

你扬鞭催动,只闻风声擦耳,振衣响带,却未料半晌后,辞罢旧路,行无新路。

你纵马跃向崖头,勒缰一驻,却只见碧草萋萋,横风飘摇。

昔年的芳草,何时变得如许纷乱柔韧,几乎误了久违的马足。

马儿踟蹰,嘶叫哀哀,这里能否也有过它烈鬃飞扬的旧忆。

你抬手遮看,但见松岗迷蒙,远山隐约,不知那一片流移的云影,可仍是昔时吟赏的烟霞。

山前的渡口,似被风雨吹老,惟有一岸红绯欲燃,还能认出这即是昔时的桃花。

现在,桃花成蹊,能否故交仍在。

现在,故交何人,能否还能偷暇一看。

认一认浓绿苍青的崖头上,这一匹如雪的白马。

原创作者:枫林主人)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