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雨洒明朗夜 

雨洒明朗夜

文/飘然东来 2015年03月01日 15:54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总该有一个时节属于清醒,让逝往的性命随发芽的枝条走进祭祀,走进或真或假的悼念。痛苦或是 幸福 ,究竟是那刀黄纸里化散的明灭:把实在的悲戚化进虚空,漫天做雪飞,悠悠梦里回。静

总该有一个时节属于清醒,让逝往的性命随发芽的枝条走进祭祀,走进或真或假的悼念。痛苦或是幸福,究竟是那刀黄纸里化散的明灭:把实在的悲戚化进虚空,漫天做雪飞,悠悠梦里回。静默的夜风低声抽泣,在心颤的霎时,洇染了存亡的界限。一切美好的过往一切心灵的悸动,一切性命里无法承载的轻重,都在现在交给觉醒抑或蕤醒,不再触摸。

循环的银河里,几多浮沉滑过这风这雨,以及这袅娜迷茫的氤氲。

风过柳丝颤,雨打月影动,没有哪一种感触感染真的趋于宁静。所谓俯瞰世事,所谓凭栏采撷的真理,只是心里里无关紧要的躁动,这像极了为赋新词委曲蹙起的那缕新愁,只是额上轻浅的印痕,有关沧桑亦有关深邃深挚。你纠结只是由于你醒着,你醒着只是由于你未曾走上祭祀的神坛。别说看穿存亡的达不雅,别说你对尘凡不再留恋,跨立阴阳交割的这个夜晚,总有一种来由使我们深信——生的地位永久在醒悟之上。

我醒着,醒在前尘旧事的怅惘之中。

我醒着,醒在未断的回路之上。

在迷离的梦中苏醒着,在苏醒中诬捏绚丽的黑甜乡,庄生梦蝶的惶惑,成仙千年仍然是一只伸直的蛹。涉险于泥泞的徊徨之路,滞重的步履踩踏性命的轻巧,厚重的与薄弱的、天然的与卖弄的、堆积的与轻飏的……一切纠葛的与杂乱的,在没有回韵的湿润虚空,孤寂而柔韧地被有限拉长。

我醒着,穿越重生与灭亡的接壤,幽冥与光朗,被我衬着成一抹难以难以识别的混沌。

恰是这种怅惘的苏醒,使每一步都挂满牵绊,不是由于波折密布、不是由于路途波动。我迫不得已,只是由于把性命投进了以往,以致垂垂封垂的夜色,排泄出血红的繁重。能不克不及没有苦楚地转过身往,闭合心中多思的情愫,理想不再刺破黑甜乡、黑甜乡不再沉湎苏醒?

哪颗落寞的魂灵在孤寂的一角堕泪——濡湿了此日、这夜、这藏匿了月踪的星空?

哪颗落寞的魂灵在孤寂的一角深思——呆滞了这山、这树、这绚丽了人迹的尘凡?

荒凉的心野蔓生尖锐,根根刺痛存亡的踯躅。大概该臆想一种解释注解不朽,给阴阳和存亡一个奇妙的均衡:站立的与倒伏的、东来的与西往的、领有的与思念的……一切这些发达与寂静都该是性命的一种时态罢了,无所谓永久也无所谓凋谢。既如斯,爬行于墓碑上的和散步浮生中的,大概只是性命的分歧方式罢了。

这么想着,纷繁销魂雨也就浓缩了,杏花村的酒喷鼻也就浓烈了。潇洒地生和安稳地逝世,让终点和起点天然地弥合,每一个圆周都是性命的美满,中间该是一句敬告或提醒:

飘然东来,茫茫尘凡淡定过客浅笑惜缘禅定如老衲;孤身西往,漫漫黄沙飘渺旅途轻歌有为涅槃是新佛。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