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可曾记的我的爱恋 

可曾记的我的爱恋

赵旭东 2015年03月01日 15:50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初夏,亦如浅浅的韶华,在这槐花飘喷鼻的时节里,想起远方的你!谁能够给你想要的 幸福 ?耳边还残留着你那略带 伤感 的歌声,《女人如烟》,听的我几欲落泪,好想拥你进怀,却晓得你

初夏,亦如浅浅的韶华,在这槐花飘喷鼻的时节里,想起远方的你!谁能够给你想要的幸福?耳边还残留着你那略带伤感的歌声,《女人如烟》,听的我几欲落泪,好想拥你进怀,却晓得你不是我手里的那一颗烟。

卷烟碰到洋火,撤除损伤另有一份火焰,在焰火中洋火燃尽本人,卷烟在回味中化作洋溢的烟雾。冥冥中一场云烟过眼,留下了抹不失落的幸福的回想。什么是幸福,由于怀念,以是斑斓,由于斑斓,以是幸福。

别了,以往。幸福是那般的飘渺。无法的拈花一笑,那多花还能绚烂多久?学不会抬头办事,却能够一团体躲在角落里抽泣。

那年我们曾相遇,乱了芳华,一场乱世的劫。我想走进你的哀伤,只求下世为花,为你怒放一季的芳香。

光阴如水你如歌,梨花落尽花千骨。一朵花,叫醒全部春天,一片叶子,绿了全部炎天,知花知叶却不知你。梦碎时,桃花顺风飞。素衣白裙的你,长发飘舞在风中,给我一个永久的定格。今后,陌路海角。

已经,我像爱进尘微的一粒棋子,愿倾其终身跟随你。有你在,芳华不留空缺。葬身恋爱之后,我学会了生长。学会罢休,静瞧此岸黑暗。三生石,忘川河,何如桥,孟婆汤,不晓得在阅历了存亡循环之后,我能否还会记得你拜别的样子?

高兴,只是一种觉得。想你,我在涩涩的苦味中品味高兴,感悟幸福……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