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又见蒹葭不诉心殇 

又见蒹葭不诉心殇

文/冰凌夏天 2015年03月01日 15:21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纳兰性德 人间的情爱都是来自缘分,缘来则聚,缘尽则散,不问启事,莫问往来来往,浅淡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纳兰性德

人间的情爱都是来自缘分,缘来则聚,缘尽则散,不问启事,莫问往来来往,浅淡的光阴里蕴育出多少离合悲欢,勾画出人生的头绪,世事无常,谁主沉浮?缘起于一次偶尔的相逢,缘止于金风抽丰乍起之时,一切旧事随风飘落,在工夫里悠然成歌,不言难过,不言干瘪,用细碎的笔墨留念一场已经。

已经在循环中等待,只为你那展颜一笑,已经在菩提下焚喷鼻,只为可以与你在尘凡中相遇,富贵落寞后,谁的眼泪滴落在风中,风起时,把你记在心底,雨落时,飘散海角。书一笔缠绵,折一纸流年,能否许我一段光阴,让我在光阴中执一缕牵念,墨染沉喷鼻。

情不问因果,爱不争旦夕,只是纯真的喜好,复杂的爱恋。沉默相守,淡淡牵念,我心就足以愉悦。只为已经的美妙,以是念念于心。只由于曾有的暖和,以是把旧事雕刻深躲。我是你早已丧失的蒹葭,单独在工夫深处,循环的梦中,黯然断魂。

光阴悠悠,我站在光阴的河滨,眺望有你的此岸,一抹含笑显现脸上,若言倾城之恋,那也只是由于城中有你,若言情为何物?那也只是为你脉脉柔情。浅秋,风渐萧瑟,点点落红凄美了谁的流年,一池柔情荡开层层荡漾,芳菲渐老,留下几多宿醉。

天井深深深多少,一场富贵毕竟归纳成了落花成殇,隔着一程山川眺望你,未曾期许天长地久,更不会恋慕风花雪月,在一段段笔墨中,让心灵牵手,采一缕唐诗,携一阕宋词,赋成兰船,唯恐梦不成,惊了千帐灯。

没有商定,没有等待,蓦地回顾时,看着你远往的背影,细数你给的点点哀伤,婉约成点点落红纷繁飘落。在宿命的循环中,你如同一点流光,垂垂磨灭。走过人生的富贵与苍凉,红尘的沧海沧海泯没了已经的已经,一起走来,有几多情是隔岸不雅花,有几多爱是抵达不了的此岸。

一曲尘凡,我不外是你的一帘幽梦,最初曲终人散,燃尽风华后,你成了我不成触摸的痛。素月盈空,轻抚你赐赉的伤,带着丝丝落寞,点点心酸,于和风中低吟浅唱,茫茫尘凡谁才是我的弱水三千?瘦了韶华,该如何轻描淡写那些留不住的过往云烟?

沧桑人间起升降落,倚在流年里看着逐步走远的景色,蓦地大白,本来这一场浮华不外是灿艳的烟花,转眼即逝,不言宿世此生,不言天荒地老,天长地久毕竟不敌一指流沙,飘散在风中的缠绵,犹在眉间眼底,谁又能真的看穿尘凡万丈?

一念缘起,障门自开,一念缘灭,性自空明。自尔后,心已歇,念已止,人已散,就让经年的莫掉莫忘飘散在光阴的烟尘中,人间最轻易改动的不外是民气,人情冷暖所说的不外是情面冷热,已经说过永不别离的人早已各自海角,原本想长相厮守的人,凋谢在光阴中。

原创作者:莲喷鼻隐约)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