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花开就是禅多情即佛心 

花开就是禅多情即佛心

性淡如菊 2015年03月01日 13:01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用终身的工夫静待一朵花开,用终身的痴恋唱一首情歌,固然严酷,但很唯美。放了终身,也无法放下的爱,如陈旧天井里石缝间寥寂的花卉,羞羞涩怯,却拚了命地固执发展,夜深人静时,

用终身的工夫静待一朵花开,用终身的痴恋唱一首情歌,固然严酷,但很唯美。放了终身,也无法放下的爱,如陈旧天井里石缝间寥寂的花卉,羞羞涩怯,却拚了命地固执发展,夜深人静时,在满月的清辉下,悄悄绽开。

花雨纷飞,我不晓得这是什么花,如风絮般张着同党,洁白的,没有一点正色。一切的花,都是心花;一切的花,也长短花。旧事随风,漫如花雨。

路仍是往常的路,只是不常走,青苔充满了石头小径。从将来到过来,只要一念的工夫,但霎时就是永久,我却要用终身来忘记。在散落一地的花瓣中,伸手拈起一个微小的骨朵,何等清爽妩媚,惋惜就落了。我那迷蒙在烟雨尘凡中的爱,早已是漫天飞花了。

雨,在空中迷蒙。我晓得,天空并没有雨,落的只是心雨。

经常在一棵着花的树前立足,感慨它的富贵,也感慨那些花朵拼却终身,前仆后继的肉体。凡是一朵未谢,另一朵也曾经开了。花骨朵青涩,初绽的羞涩,怒放的强烈热闹,半老的带着风味的温婉,萎谢的或当仁不让,或凄惨痛惨。落的充溢落寞,开的充溢但愿,这何等像人生——为情而生,为爱而来,此生就是为了赶着一场情爱的盛宴,拼尽一切的力气开得强烈热闹,开得曼妙,不求震天动地,只求展示本人最真的美。

路边石缝里的小花,举着白、兰、粉、红各色笑容,固然强大,但不低微,她们是那么自傲,那么沉着。本来性命,就是用来绽开的;本来芳华,就是用来怒放的。

翻开光阴的扉页,席慕容的诗肌理丰盈般从发黄的薄页里滑落,这些曾陪同我全部芳华的笔墨,斑斓了我幼年的黑甜乡。胡想写出跟她一样唯美的诗句,胡想领有诗中那样浪漫纯洁的恋爱。我用终身的工夫往跟随,往胡想,往品尝。实在这都是她斑斓的心,梦一样诱人的心,我是迷在她的内心了。

抱着她的诗集,渡过了我的芳华。诗是什么?是心情,是黑甜乡,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混沌。诗与禅相通,都是一种只可悟、不成言的奇妙与幽玄。

品尝旧光阴,留连在芳华的小城,那辆奔驰的自行车,载着浪漫与欢笑,行走在过来的光影里。哀伤慢慢流淌,光阴温顺通明的十指,悄悄把我抚摩,悠长的街道,落寞的芳华拉着长长的身影,冷漠而孤单。

芳香从诗集里飘出来,那是十六岁那年从苹洲采摘的几缕黄色花蕊的木樨,事先仍是湿的。顺手夹在泰戈尔的的诗集《寂园襟曲》里。没想到,隔着几十年的烟尘,仍然芬芳仍旧。

若你突然问我/为什么要写诗/为什么/ 不往做些/此外有效的事/那么/ 我也不晓得/该如何答复/我如金匠 /日夜捶击敲打/只为把苦楚延展成/薄如蝉翼的饰物/不晓得如许尽力地/把哀伤的来历转化成/光芒细柔的文句/是不是 /也有一种/斑斓的代价

重读席慕容这首《诗的代价》,我也从中寻到了斑斓人生的谜底:花开就是禅,多情即佛心。

对性命的感悟,每每是“悲欣交集”。喜好在那极致的温顺里肃然欢欣,潸然泪下,最令我们打动的,经常是心底的那份柔嫩。只要柔嫩的心,才是真我的佛性。那朵心中绽开的莲花,就是红尘的姹紫嫣红。

在有人无人处,傻傻浅笑。在有雨无雨时,对花絮语。若问禅在那边?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QQ171918223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