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菩提树下种红豆 

菩提树下种红豆

文/黎遐迩美男子 2015年03月01日 12:41 字数 阅读 网络转载 手机阅读 

一朵佛前莲,一盏长明灯。我于经文中相逢了所谓的般若,我透过淡墨将人间富贵都瞧遍。一笔丹青厌,我于山川间流连光阴静好,空山鸟语,溪水潺潺。一抹胭脂喷鼻腮雪,宿世我是行走于

一朵佛前莲,一盏长明灯。我于经文中相逢了所谓的般若,我透过淡墨将人间富贵都瞧遍。一笔丹青厌,我于山川间流连光阴静好,空山鸟语,溪水潺潺。一抹胭脂喷鼻腮雪,宿世我是行走于山林的和尚,只因有意间看见你一点胭脂色,便今后招惹了尘凡,荒凉了怀念。

于山足处的人家,化斋饭一碗,却化不到与你的缘分,佛不曾教我怎样算这人间因果,也不曾说,用如何的语调念禅,才被举动当作是勘破,于是我守着一泓清泉不语的静默。街道喧哗,人来人往,擦肩而过,我是你下一秒再也记不起的阿谁过客。

而这一树花开,等谁赠我一朵。我说我会等你来,等你给我一个莫须有的许诺,却在与你相遇的那一个霎时,一个回身,今后便兜兜转转,再也没有走进你的城。你又能否怪我?

桃花落,半生不遇倾城色,我从布达拉宫走来,这一程风雪,等谁陪我流浪,这一起凄冷,等谁陪我波动。冷鸦不栖,秋叶不落,我把一束早晨裁剪的固执,缝进我逐日敲打的木鱼里,任工夫打磨。景色如昨,光阴照旧,金风抽丰不忍分手,冷蝉不忍说就此别过,你又能否怪我,将木鱼应有的节拍敲打成歌,谁将这缱绻悱恻的歌悄悄应和,才惹相思这般寥寂。

故意持钵森林往,又负佳丽一片情,尘凡婆娑,我却再不克不及忘记,你一笑温婉,我一念进魔。最不克不及相忆是绿柳白堤,我错在不应早早许佛祖这一世皈依,仍是错在不应于佛前念佛又念你,菩提树下种红豆,一句我佛一相思,夜半伏案誊写经籍半卷,是借这经文修禅,仍是借这佛笔一字一句,忘了尘凡有你的流年。我将情字拆双方,一边是你唱着良辰美景何如天,一边是我舍了富贵万千,一盏青灯燃尽了执念。今后半生,醒在佛前,醉在江南。

你自风月里踏着禅唱走来,陪我以拜堂结婚的姿势,拜尽诸神拜过如来。此间得悟双全法,此法,一边是我一叩三拜求佛许我进尘凡,一边是你剪断青丝抬手叩响了空门,而当时觉得,众人所讨情深,大致不外如斯。转念珠,这一曲西风唱罢执念便荒凉,酒涡浅,这一笑倒置风华禅机便顿悟。

水落石阶,蝶惹花枝,经文诵过了几轮,够不敷修满与你下世的缘分,佛法精湛的多少,能不克不及度你这错付的仔细。忽觉伊人初鬓白,然后你连唤我一句姓名的温顺都不愿。

苔痕爬上木门,这禅意是悟仍是参。谁曾料我只为了途经你的身边,竟从山间追到江南。我也从不信,敲破了木鱼只为见心中的谁一面,现在最终肯供认,一次初见便已惹了尘缘。众人皆双手合十念我佛慈善,佛却罚我厥后见你也只稍作逗留,一句贫僧自称,再一句施主了断一切爱恨。

法衣惹不尽灰尘,我亦不克不及借进空门将你忘记。春来花自青,秋至叶漂荡,而我一直置信,半敲木鱼半相思,也终会花开善果。

本文均转自网络,仅供交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