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凤山 

凤山

文/马甲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原创 手机阅读 

不同的学府,是给不同的学子读的, 不同的学子, 读的是不同的学府。 突兀的落榜 不去责怪命运。 这只是我的个人悲伤罢了。 时间仿佛加快了步伐,追逐着我们的步子。转眼间一个学期就

不同的学府,是给不同的学子读的, 不同的学子, 读的是不同的学府。 突兀的落榜 不去责怪命运。  这只是我的个人悲伤罢了。

 时间仿佛加快了步伐,追逐着我们的步子。转眼间一个学期就要过去了,我不由得心中自问:我收获了多少?这时才发现,我的词藻,不再奢华;我的文章,不再细腻;我的文笔,不再华丽。大一生活,我究竟得到了什么?爱文字,确实,以前的我很爱。执笔,作文,一气呵成。文章,大气。现在,爱文太辛苦?著文很幸福?挥文会心酸?绣文是欣喜?我,不知该如何去表达。身懒了,心也懒了。从前为了作文,看记问写修。

看社会百态,品人生经典。记文记报记笔记,心记口记大声读。问素材来龙去脉,会故事人前人后。写诗写文写小说,默默以笔纸为友。己修友修老师修,不惧为文之不善。走进大学,身不由己的平添了惰性。身懒,心亦懒。不愿意去写,不想去写,怕去写。。文字功底,差不多就这样废了。笔尖上的青春,凤山文学社举办的征文比赛,将我深深的打击。我是凤山文学社的一员,作品的初审是由我们来做的。我们共收到200多份参赛作品,其中不乏扬葩振藻、璧坐玑驰的文章。我阅了差不多40份作品。写诗的豪情冲天,散文真情吐露,小小说构思新奇。不由得心生惭愧。何德何能,能加入凤山。何其欣喜,能加入报社。以前恃才傲物,凭着自己的随手乱记,觉得自己的文采多么了不起。

今天我彻底懂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更比一山高。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