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孤独而逝的花事 

孤独而逝的花事

文/蓝枫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原创 手机阅读 

婚姻就像一座围城,没有走进围城的,拼命往里挤,挤进围城久了却想方设法逃出去。而我们却选择了悬浮,不想被围城禁锢,更不会选择逃离。 认识玫子的时候,是在最懵懂的青春期。那时

婚姻就像一座围城,没有走进围城的,拼命往里挤,挤进围城久了却想方设法逃出去。而我们却选择了悬浮,不想被围城禁锢,更不会选择逃离。

 

 认识玫子的时候,是在最懵懂的青春期。那时的天总是很蓝,雪总是很白、很纯洁,岁月却那么短暂。那些时光里,没有花前月下,没有你侬我侬,只是偶然的相遇,偶然在飘雪纷飞的日子一起走过的街道,成了我们最单纯普通而唯美的记忆。玫子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爱幻想,爱写诗。我们认识以后,她写完后总先拿给我看,因为倾慕,所以她也总能写出让我心动的诗,虽然不是爱情诗,但是,我却能读懂她的心。直至后来,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相隔两地的相思把我们的心紧紧地系在一起。因为年少的轻狂和不喑世事,在经历过一种蜕变后,我们才在一个夏日的雨季失去了联系。

 

别离,升华了情感,感伤,汹涌起我如潮般的思绪。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任性地对你挥霍自己的情感,以至于到我们挥手说再见的时候,还没有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理由;不知道为什么那样痴迷地沉湎于幻想中的美丽,以至于我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结局;不知道又为什么那样执着地坚持对你的爱,以至于情缘散尽时,我依然孤零零地伫立在那条熟悉的十字路口,成为一方停滞的风景。

 

认识玫子从飘雪的冬天开始,纯白了感情,纯白了记忆,结晶为唯美结合体。失去玫子,却是在最美丽的初秋,任那盛夏最后一场雨,冲去街道两边的记忆,不忍看那孤独的小树逐渐在我远去后独自孤寂。

许多年以后的今天,我们又在网络的帮助下有了联系。再次对面时,玫子在QQ上给我讲了玫瑰与蛇的故事之后,我们互相询问了这些年发生的一切。只是,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家,除了彼此互相牵念祝福,不可能再回头。你在QQ上留言说——我来了没走,我们都能会意。

 

只是那段情,那段过去早已随风而去,成为孤独而逝的花事。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