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听旧理,唱半情 

听旧理,唱半情

文/靇羽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原创 手机阅读 

迷糊的交接,无形扩张变大。懵懂的期许太聒噪,不停回旋,偶尔萦绕在空空耳边。家乡,就在遥远东方,屹立气势雄壮。迷离的愁意,荡漾于小小心头。漂浮的梦境,属于闲世的轻松。引领

 迷糊的交接,无形扩张变大。懵懂的期许太聒噪,不停回旋,偶尔萦绕在空空耳边。家乡,就在遥远东方,屹立气势雄壮。迷离的愁意,荡漾于小小心头。漂浮的梦境,属于闲世的轻松。引领溢彩余晖走向黎明。

 过去的太多,不能忘怀泯灭在深深的脑海里。太多的过去,不能挥洒在梦田,雨后确是点点的些许雾气,但是有妖艳的大花园。追溯历史的潮流,听从阔别已久的歌颂。我身上附着的布衣本是善良的见证,后来不知道是为何变故,被意志所统领了。

 频繁而劳碌的采蜜者——蜜蜂,在丛中来回走动。我的思绪难免被他们所吸引去,看着风景。谈笑天地之间,可是红尘一大乐事也。或许,这缤纷四季的降生,原来是可以不用的。水天不再相接,小草大树不再各种鲜艳的本色,倒不如无色的好呢。人们生活在四季里,方便统一规划生活,自然也就忘了因琐事的困扰。

 夜间的蛙鸣,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多了几分热闹。那布满繁星的夜空将会更加地闪烁,光彩夺目。一天到晚,时间如流水流过云间,飞快闪过去这短暂的一生。凭借着这自然赋予的现象来就此表达我的思绪,乃不二选择。

 多彩的世界孤僻的角落,即使是这样,我的快意也到处存在。每当我放学回家观望到的都是映入我眼帘的油菜花,黄黄灿灿。不管风吹雨打,都依然挺立在原处,一动不动。我因此被这些植物而动容,时时刻刻动容。尽管叶片片掉落了,它们的根基一如既往深深扎进肥厚的泥土,我对这样的生命力屈服。现在的人们啊,你们睁开双眼看看,这个不知名的小人物现在就在你我面前迸发生机!

 同等的布局,异样的收获。事物的正反总不着调,让人哭笑不得。应当还会有人称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雅兴实为不多了,大多数都被旧规埋葬。自我陶醉的时代已经过去,迎接我们的将会是全部如出一辙的赞许。以此享乐,我更喜欢看看山和水,增加一些自然气息,我为之倾倒也不为过吧。约莫很久的时候,听闻老一辈的人说,俺们家后院的小水塘中从前清澈见底,鱼儿游来游去的,别提多好了。可如今,一片污浊,可惜。失去了,就不怕后悔,这就当是咱的警醒。

 儿时玩耍的故地,我经常路过瞧瞧。回忆一遍遍在泛起层层涟漪,想起过去的美好,已是不复存在了。因为美好是短暂,且转瞬即逝的。童年的美好啊,亦无从找寻。能忆起童真已经很不错,甚是欢喜。那几位玩伴不知可曾记得共同坐在阳台上看星星,谈天说地?那么惹人开心。点滴的曾经,给予了我无限的遐想。罢了,罢了,当做金子收起来也好。待到我们的下一代,一定要给足他们一个欢乐,完整,难忘的童年。好让他们牢记毕竟这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精神营养的沐浴相比物质的大量挥霍可节省多了。

 农家的客居伴随夕阳边上的晚霞慢慢落下帷幕,与天际一齐暗淡,一齐发亮。不仔细的看,还以为它俩连在一道哩。可爱的苍穹呀,她让我如痴如醉,竟然让自己眉毛竖起。

 听,这一场用浩荡的音乐会组成的歌曲多么销魂,我昏沉着摔进唱着半情半歌的音乐盒里......

 靇羽QQ:1677672814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