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你走了,却没有带走我 

你走了,却没有带走我

文/林小语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原创 手机阅读 

2014年5月1日,最后一个好朋友也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看着这些年那些从前的朋友一个个晒出自己的婚纱照,想想,有时候 人生 也不过那么会事。 那些曾经的爱人最终还是挂着一个曾经变成了

2014年5月1日,最后一个好朋友也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看着这些年那些从前的朋友一个个晒出自己的婚纱照,想想,有时候人生也不过那么会事。

那些曾经的爱人最终还是挂着一个曾经变成了别人的丈夫,那些曾经为了所谓的爱情痛哭了一个又一个晚上的女子后来也都变成了别人的妻子。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后来的生活也都过的津津有味,也许爱情只是让我们受伤害,然后变得坚强变得温润,与婚姻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只是有点难过,原来爱情轻飘飘的连一点空气都不如,轻轻的一阵风就带它走远了,剩下的人,互相遗忘,各自幸福。这么多人结婚了,新郎都不是那个曾经以为会一起走进婚姻的人。曾经爱着的人死了,于是找个形似神不似的人在一起,是为了纪念,还是为了爱情?也许,只是为了在想念放肆膨胀的时候还有一丝气息可以触及从前的影子,在无法面对的现实中寻找一点从前幸福的样子。

爱情是太过纯粹的东西,夹杂在生活中却散发着腐臭的味道。是爱情在现实中水土不服还是现实容不得太过纯粹的东西?在一个路灯散着微光的夜晚踩着悲伤回家,路过天桥的时候突然被绝望攫住心脏,那个爱着你的人不在了,不管你找到多么形似的人,都不会是那个人了,心的位置像一个巨大的空洞怎么填也填不满,再也没有人能对你的快乐或者悲伤感同身受,因为那个因你痛而痛,因你伤而伤的人不在了,再也没有人能设身处地的爱着你。于是,婚姻像一场合作,互不干涉、互无关系,也算过的相安无事。或者与生活妥协,努力与一起走进婚姻殿堂的人建立一种关系,相互照应。这是谁的悲剧?

这样的生活让人有一点绝望,就像一个没有左半边身体的畸形的人,只能用无休无止的忙碌让自己离开悲伤。于是生活似乎充满了阳光,只是在某个阴沉的夜色中,那些可以隐藏的东西很突兀的跳出来说:劳资还在这里,生生不息。午夜弥漫的烟雾和潦倒的酒杯,不过是一场悲伤四溢的结果,翌日,脸上依旧是挥之不去的笑,没有人看得见那些悲伤来过的痕迹。伤心太多次的人是连眼泪都没有的,流光了,或者是疼痛连眼泪都凝聚成了固体,于是,本体有个分外强大的外表。

恨是你死了,却没有带走我。恨是你死了幸福了,却单单留下我在这个世界上尝尽悲苦。恨让人割破了手腕的时候又重新擦干净血迹爬起来离开。恨是让你深爱的人永远凄苦让你死不瞑目。

躲在影子下让自己晾干,像萝卜干一样干巴巴丑陋着,连一点在阳光下丰盈充实起来的念头都没有,因为你已死,而我只是在生活。就像有人说的我写尽了结局美满的故事,却没能给我们的爱情画上完美的句号。而我用尽了力气,也没能让你留下来陪我。

比肩接踵的人群里再也没有一个人比你更睿智,更能让我在阳光下裂开嘴笑起来,于是我眉头紧蹙的穿过拥挤的人群,在你的坟前悲伤地哭起来。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