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学> 散文> 夜市记 

夜市记

文/曹含清 2020年06月04日 13:15 字数 阅读 原创作品 手机阅读 

夜市的尽头摆着一些卖蔬菜的地摊,茄子鲜亮饱满,南瓜肥硕可爱,白菜清新嫩绿,豆角修长漂亮。那些蔬菜仿佛已经琢磨透了人们的心思,任凭挑挑拣拣、抛来抛去,它们始终流露美丽可爱的

 五六年前我在郑州工作,每天早出晚归,裹在陌生的人流中。我所住的出租屋濒临七里河,有一天晚上我沿河漫无目的地闲走,走了很长时间,发现不远处散布着一片灯火通明的夜市,繁杂的摊位连成两条长链,臭豆腐与烤鱿鱼的味道混杂在夜风中,行人熙来攘往,叫卖的吆喝声如波涛在街上滚来滚去。

夜市的尽头摆着一些卖蔬菜的地摊,茄子鲜亮饱满,南瓜肥硕可爱,白菜清新嫩绿,豆角修长漂亮。那些蔬菜仿佛已经琢磨透了人们的心思,任凭挑挑拣拣、抛来抛去,它们始终流露美丽可爱的笑容,展示不卑不亢的耐性。只有如此,人们才愿意将它们收入袋中,它们的生命才兑现价值。从那以后我时常去夜市上溜溜转转,看看那些蔬菜,它们新鲜而饱满的样子总给人一种昂扬向上的力量。

夜市上有一家卤肉摊子,叫“小刘卤肉”,灯光下的卤肉色泽红亮,浓香扑鼻。我经常在那里买一个热乎乎的芝麻烧饼,夹上一些卤肉,边吃边逛。有时候,我会和小刘闲聊几句,问问他卤肉的做法。小刘三十多岁,身材魁梧,健壮的臂膀如铜铸的似的,一只手挥着菜刀在砧板上娴熟地切着洋葱与卤肉。他嘿嘿一笑,说他的卤肉是祖传秘方,绝不外传。

有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春天卖菠萝,夏天卖西瓜,秋天卖砀山梨,冬天卖蜜桔。他的叫卖声高亢而亲热,我常常在他的摊位前驻足。他热情地招揽顾客,让人们免费品尝水果。我品尝了之后,他的水果确实鲜美地道,假如抛下走开,心里自然会有歉意。我便拈起塑料袋,随便挑选几个水果。

有一天我需要配一把钥匙,想起夜市上有一位配钥匙的老头儿,到了晚上我就去找他。他坐在灯光昏暗的角落里,摊子很不显眼。他起身操作机器设备的时候我才发现他是个瘸子。钥匙配好后,他颤颤巍巍地递给我。

我风雪无阻去夜市上溜达,一两年间我不知道吃了多少烧饼夹肉,也不知道看过多少蔬菜与水果。这片夜市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谁知道我与它的缘分将尽!

那是深秋的一天,伏牛山的猕猴桃刚刚上市,灵宝的苹果在夜市上堆积如山。我站在小刘的摊位前买了一个烧饼夹肉,随便寒暄几句。他愁眉苦脸地说:“以后你想吃烧饼夹肉,就得去其他地方买了。”

“怎么了?”我问道。

“城管要集中整治夜市,我们明天就不能出摊了。”

“你租间商铺,开一家卤肉店,我第一个给你捧场。”

他苦笑一下说:“前些年我没有买房子,现在房价涨了三四倍。我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房子。前段时间我想租一间商铺卖卤肉,巴掌大的地方月租要六千元。唉,城市要把我们这些穷人逼走,只剩下富人,这样它就文明了,也干净了!”

次日夜晚我来到夜市,只见灯光下的街道空空荡荡,那些摊位好像是被狂风卷走了。我突然瞥到那位配钥匙的老头儿蜷坐在角落里,摊位没有摆开。一辆城管的巡逻车疾驶而来,只见从车上下来四五个彪形大汉,厉声驱逐老头儿。他像是受了惊吓的孩子,慌慌忙忙、步履踉跄地收拾东西,拖着一条残废的腿开着电动三轮车离开了。

至今好几年过去了,我不知道那些商贩们生活过得如何。我也常常想起夜市上的那些水果蔬菜,想到它们新鲜可爱的样子,我的身体内便涌起一股力量。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