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 > 散文 > 九月碎絮 

九月碎絮

飘如尘烟 2015年04月30日 10:24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酷夏在八月尽头被一场秋雨的侵袭渐渐稀释,那些零零碎碎如飘飞的落叶,片片重叠成一帘清秋的容颜。 八月被焚烧的疼痛,注定要九月用忧伤来将之掩埋。天高云远,月明风清,在九月里稍

酷夏在八月尽头被一场秋雨的侵袭渐渐稀释,那些零零碎碎如飘飞的落叶,片片重叠成一帘清秋的容颜。

八月被焚烧的疼痛,注定要九月用忧伤来将之掩埋。天高云远,月明风清,在九月里稍纵即逝。当镰刀割倒一片陇上的金黄,不知不觉草尖上的晨露一夜成霜,无休止的秋雨缠缠绵绵的飘着,淅淅沥沥合成宋词的音符,敲打着谁人心上的离愁。

静坐在九月寂静的窗前,夜黑如墨,难觅半星人影,只有萧瑟的秋风走过素帘的身边,拂过满怀心事。是了,岁月在指缝间悄然溜走,九月过半,今年过半了,回头一望,空空如也。叶落秋深,渐渐老去的季节里,只怕再难见花好叶绿,唯有一丝忧郁游离在秋风中伴我红尘苦渡。

其实,写过许多关于这个季节的文字,字里行间全是霜凝的忧伤。漂泊半生的心苦,有谁在九月的风里聆听,怜惜我颠簸流离的一路独行,给我穿过树荫的一缕阳光?无根的浮萍满载着生活的沉重不知所往的飘荡,遭遇九月的湿重,仿佛就轻易陷入了沼泥无法自拔。肯定是这撩人的秋雨,无意间触痛了心灵某个地方,寄语一纸素笺,铺就成离殇在陌上静寂。只是不管前面的路有多艰难,终将无法躲避,崎岖或是平坦怎由得心意所想?只能选择面对,就好像要面对四季的变迁,大自然给予的风霜雪雨雷鸣电闪。

一片落叶飘出一声叹息,叹息远方的爹娘在殷殷盼儿归期,叹息游子飘零的无奈,叹息这残忍的江湖,容不得游子长伴亲旁。满是枯叶的街头,见那一对在步行街摆夜市的老人,相搀着往家走去,不知是怎样的缘故,垂垂暮年还在为生计所累,暗叹这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却又不由的为这两个佝偻的背影眼含热泪。如若可以,我愿意在心里设置一座高坛,供奉这些相濡以沫的风景,这些和我爹娘一样定格在岁月深处的苍老容颜。

所幸,人到中年,碌碌无为的平淡岁月中四处漂泊,故乡双亲健在,身边有妻作陪,虽无锦衣玉食,却也常慰家人安好,如此足矣,夫所何求?九月的苍凉,卷走了那时的容颜。好像已经很远了,远到再也想不起你曾熟悉的笑脸,只依稀记得在这样一个秋风乍起的夜晚,说过陪你在窗前细数落叶。落叶在你走后年年如期而飘,你却音讯全无。

而今,我在九月过半时与妻相拥着静听秋风,你呢?你在九月哪里?想必你决定离去的那刻,就决意不再赴这个约定。如此也好,就让风把一切过往吹乱,把曾经的温软搅碎,各自,红尘安好。

七月的流火似乎要将大地烧焦,我们的婚姻一路红灯頻亮。原以为走上婚姻的路此去经世,谁又能想到刚刚迈步便已沉重。是干柴太干还是烈火太烈,烧毁了我们曾经各自拥有的宁静?还是我们三年绵延的情感揉不进飘渺的种种诱惑?当我们站在七月的尽头,无奈何举起疲惫的双手,向爱情故事缓缓作别的瞬间,眼里的泪和汗水一样滚烫。原是不舍的,原是不能轻言便可放下的,原是要搀扶着走完一生的。

七月过了,我们一起在八月夜末央千思万虑,忐忑着走进九月。也许,或者,若如,放是放不下了像秋雨一样的牵挂,松是松是松不开了再一次紧握的双手,那就让我们在丰韵的月光下,默默等待虔诚祈盼,属于你我的金秋来临,等待你我懵懂的婚姻生活,风雨之后终于瓜熟蒂落。风过菊满地,那是秋雨划伤的残痕。九月之前,一位良师英年早逝,孤鸿远去,留下哀鸣在苍穹声声凄啼,寒星悄无声息划过天际,万般皆空,从此与良师天上人间,只徒留先师曾经弹奏的琴音在空灵的夜里飘飘渺渺着呜咽,哭断了思念人的愁肠,哭断了清秋的蒙蒙烟雨。

岁月不懂人事年复年日复日,刻在流年薄上,一如这九月的雨,泅湿了秋的记忆。关于九月,关于九月的人事,过往,散落成一些被秋风吹零的细碎,有些清晰又有些模糊,堆积在笔墨中,该留的留在心里,该忘的还随风去。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