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 > 散文 > 老人与隼 

老人与隼

子尧 2015年07月07日 09:58 字数 阅读 手机阅读 

一叶残在枝头,枯且干瘦。夜莺笑靥桀桀地望着房子里喘息最后一口气的老人。“咳,栽了梧桐来了夜隼!这催命地隼…咳咳…”老人脸上的斑长到有铜钱般大小了,等斑再长大一轮就有吃的

一叶残在枝头,枯且干瘦。夜莺笑靥桀桀地望着房子里喘息最后一口气的老人。“咳,栽了梧桐来了夜隼!这催命地隼…咳咳…”老人脸上的斑长到有铜钱般大小了,等斑再长大一轮就有吃的了,眼睛充满血丝的夜隼想。窗户上的塑料纸破碎了被风吹着呼呼拉拉地响,夜隼和老人就这样对视着。老人想起年轻时的自己,那时多好啊,沾床就睡啦,总觉得晚上时间太短,才一觉天就亮啦!老人眼角滑落了有些浑浊的泪,他使劲张大嘴嘟囔着什么,但没出声。夜隼竭力地想听老人到底在说什么,可终也是没有听清楚,或者说是根本没听到。老人感觉自己回到了从前七岁的时候,哦,不,是四岁吧?老人暗想自己那时已经记事了,邻里的张小二逮了只小夜隼,那是一只很小的夜隼还不会飞呢。小夜隼的眼神充满绝望,就和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的自己一样罢?老人自嘲地笑了笑。后来自已用一一块面包换下了那只小夜隼,然后放飞了它。这是那只夜隼吗?或者是它的后代?老人暗暗地想,要是有口吃的多好,自己就不用饿着去另一个世界了…夜隼有四天没吃东西了,老人独居,至少也四天没进食,一隼一人就这样对视着。饥渴的夜隼盯紧室内的老人,一股涎水从老人嘴角滑了下来,一溜溜地。就在第五天,老人死了,收尸的邻人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食肉的隼竟叨着半个霉的面包卡在了窗棂里,躺在床上的老人盯着面包一动不动。


· END · 文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保留文字部落的原文链接,并在文章开始处标注以下信息:
消息源:文字部落(ID:wzblnet)- 文学者的信息中心

相关文章推荐